我的高中生活(26)

校园小说   2021-07-22   加入收藏夹

字数:30313
          (26)不该当作赌注的爱
      「噢…嘶……小萱…好…好了…可以了…」听到癡汉虚脱的说,妍萱才渐 渐放慢套弄的速度,直到最后一滴精液从马眼被挤出来,她用握着肉棒的大拇指 把它揩掉,小手终於才放掉了那根黑黑的肉棒,结束这一轮的任务。
      我看到妍萱满手黏腻的精液,赶紧拿了床头整盒的卫生纸冲过去给她:「 萱…赶快…擦一擦吧。」
      没想到她转过头来,迷离的眼神藏着幽怨,看了我一眼就把那盒卫生纸接 过去,一口气抽了一叠出来把自己手上的黏液抹乾净,然后竟然当着我的面,又 抽了两张,要去帮癡汉擦拭那根仍然湿滑、已经微微下垂的阴茎,她一手握住那 根黑肉棒,一手开始用纸巾细心的帮他擦拭龟头.
      「喔…嘶…小萱,你好棒喔,可以当你男友真的好幸福。」癡汉低头对她 说. 妍萱没有回应他,只是默默地继续帮他清理,做这根本不该是她的工作。 
      「癡汉兄,你怎么这么快就撑不住了啦?」一旁的阿堂突然说.
      「妈的,还不是因为那颗……唉,算了!」他欲言又止的说.
      「哎呀,别气嘛,怎么说也是让小萱这个大正妹帮你打出来的欸,应该爽 歪了吧?」阿堂继续说.
      「对呀,人家可是小萱欸,你的女神呢!我就知道你一定撑不了多久。」 孟真酸酸地接话。
      「你这女人,还不是因为看到你帮他用…」
      癡汉话说到一半,孟真又抢着说:「好啦好啦,你就认命点,赶快去当鬼 啦,人家那个戴眼镜的都等很久了。」何宇民听她这样说,走过去把手上四张籤 牌递给他,还刻意先把其中那张鬼牌翻开来。
      「那我休息两轮,如果它等下恢复精神,可以再回归吧?」癡汉指着他下 面已经垂软的那根说.
      「看看啰。」孟真挑着眉说.
      「好啦,先让你们爽一下,我来看看我错过的下一轮会是什么好康的。」 癡汉起身走向摆在走道中的脚凳,留下刚刚才帮他清理完下体的妍萱。
      「来喔,下一轮的是…「抠鸡掰」!哇靠,这谁写的,也太直接了吧。」 
      「哈。」我似乎远远听到阿堂发出一声冷笑。
      孟真突然接话:「咳咳,这谁写的啊,这么粗俗,而且这题真的太跨张了 啦,哪个女生敢玩啊。我看这样吧,等下如果不是抽到另一半的,男生就做做样 子,摸摸女生内裤旁边就好了。然后如果不好意思被看到的人,也可以跟吴暐榕 她一样,盖起来摸。」
      「好吧,那就抽牌啰,阿堂哥…」癡汉把三张牌递过去给阿堂。那里面已 经没有鬼牌了,随便抽都是在场的女孩子,他会抽到谁呢?
      「嘿嘿,我看看,我的是…哈!宝贝,又是你欸. 」怎么会这样,榕又被 他抽走了。
      「厚,阿堂哥,一直霸着你们家暐榕,也不跟人家换一下,太过分了吧。」 
      癡汉一边说,一边往我这过来。我伸出有点颤抖的手,随便抽了一张,翻 过来一看,又是…「黑桃Q」。
      「嘻。」孟真笑了一声,就主动地坐回我的床上。
      「那最后一张就不用看了,小萱,这轮你就先跟眼镜仔吧,等我恢复元气, 马上就来找你。」癡汉说.
      我望向对床,妍萱仍坐在他床上,赤裸的上半身连遮也没遮,双手还合起 来夹在并拢的两腿间. 她抬起头注意到我在看她,我才想开口,她就别过头,起 身往何宇民那去了,而且走到他面前,看到他底下那傢伙翘的老高,她竟然毫不 考虑的,转身就坐了上去。
      「这题又没写时间,要多久啊?」癡汉问。
      「就五分钟吧,不然我看有人会受不了。」孟真边说边往右边看了一下。 
      「好,那就倒数三秒,三、二、一,开始啰!」
      「宝贝,来,上来坐好吧。」我看到阿堂坐在床上,一手拉着站在一旁的 暐榕,似乎也要她坐到他腿上。
      「我不要!」榕榕她拒绝了!?但那傢伙根本不管,两手一拽,又把暐榕 揽回他腿上,两手由后面紧紧圈着她,靠在她耳边细语. 起先还看到她在摇头, 没想到她只摇了几下就停了下来,似乎已经妥协了。我看到阿堂从一旁把她刚刚 脱下的T恤拿过来盖在她腿上。原来…她只是不好意思而已,毕竟都已经在车上、 在教室里给他摸过好几次了。
      「喂!你要不要让我坐啦?」一旁的孟真突然戳了我一下。转头才发现她 靠的好近,赤裸的上半身,白嫩的娇乳都要碰到我的手臂了,一股诱人的女人香 味不断从她身上传来。
      「我…」
      「唉唷,快点啦,只有五分钟欸. 」
      「喔…」我身体才往后坐正,她就爬起身要坐到我腿上,因为有了上一轮 的经验,她也毫不避讳,直接用手扶着我的肉棒,以免坐下来时压到它。
      「…它还是好硬喔…还好你有忍住……拜託…下次要射之前早点讲好不好 …」
      她往后靠到我身上,微微转头用气音小声地说,一边说还一边帮我套了两 下。
      「啊…你快点放开啦,会被你男友看到。」
      「又没关系,他根本就没在注意我好不好。」我余光瞄了一下,癡汉那傢 伙确实已经跑到右边那床去了,离我们很远. 而且我这才注意到何宇民和妍萱他 们,腿上已经盖了棉被,我看不到他们的下半身,只看到何宇民左手已经伸到被 子里,而妍萱又把头往后靠在他的右肩,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糟了,虽然表面说摸摸旁边就好,但这样盖着,谁知道他们到底在底下做 什么,尽管妍萱之前已经下定决心要远离他,但以她现在的状态,一定没办法抵 挡他的侵犯的,怎么办?
      「喂!你到底看够了没啦,也帮我拉一下棉被好不好?」
      「喔。」我稍微转身把身后的棉被拉过来给她,她把被子的一角稍微摊开, 也将我们的下半身给盖住了。
      「好啦,你可以开始了。」
      「开始什么?」
      「抠…妹妹啊,刚刚帮你服务那么久,也该换你帮人家了吧?」
      「你…」这女孩子,怎么都不知道羞耻,竟然主动提出要求。
      「你又在龟毛什么啦,每次都一定要拖着么久吗?我可不想像吴暐榕一样, 被你害得要被大家围观. 」
      「好吧…摸旁边而已吧?」
      「你的话,想摸哪里…都可以喔。」
      这女人,我已经不想再多说她了。我慢慢地用左手伸进被子里,刚进去马 上就碰到了她光滑的大腿,那皮肤真的很紧緻,而且她连大腿都很纤细,没甚么 多余的赘肉。手掌才刚滑到她大腿内侧,她就自己把腿张开,两脚开开的挂在我 大腿外侧。
      「好痒喔,你不要光顾着摸人家腿好不好?时间有限欸,你想摸以后再让 你慢慢摸啦。」
      「对…不起。」被她一说,我赶紧沿着大腿内侧,一下子滑到根部,马上 就碰到了内裤的布料。我沿着内裤边缘,在她的大腿和私处的交界处游移,我想, 这样应该够了吧?
      「嗯…好痒喔,不要弄那边了,帮我摸上面一点好不好?」不敢真的碰到 她那,於是我绕过中央地带,摸上了她内裤上缘包覆的部位。那的布料很薄,应 该是透明蕾丝的,靠着指腹传来的触感,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浓密的阴毛,就散 佈在内裤布料底下,隔着薄薄的一层,几乎像是直接给我碰到了。
      「不是那边啦。」她边讲,竟然伸手进来,捉着我的手,慢慢往下滑去。 感觉手指掠过一块微微的突起,然后就抵到一片湿湿软软的凹陷处。她竟然直接 抓着我的手去摸她最私密的地方。
      「你…你怎么…刚不是说摸旁边就好吗?」
      「唉唷,盖着被子他们又不知道。你就帮人家一下嘛。」
      「你这女孩子怎么这样…」
      「女孩子又怎样?你以为女生就不会跟男生一样,有感觉的时候,会很想 要吗?既然你也想,我也想,为什么大家不各取所需,互相给对方舒服呢?」
      「可是这样…」我才想要反驳她,但底下仍然暴胀的那根,又给她握着, 轻轻套了起来。
      「你看,它还是跟刚刚一样硬梆梆的,还是很想要吧?我再继续帮你弄一 下,你也帮我,好不好?」
      「啊……可是…」
      「唉唷,不要再可是了啦,人家又看不到我们在干嘛。」
      「那你…待会不要出声,可以吗?」
      「嗯,我会尽量小声啦。」
      小头给她套了一下,刚刚那种快要爆发的快感,一下子都回来了,管不了 那么多,我的手也开始动作,我把手指合起来,慢慢在她的阴部揉动,因为她中 央地带已经湿透了,透过薄薄的丝质内裤,我可以感觉到阴唇两瓣已经鼓胀,甚 至可以清楚感受那微微张开的形状。
      「嗯…好舒服…你有帮小萱摸过吗?怎么那么厉害?」
      「嘶…」受到刺激,她的纤手又开始套的越来越快。
      随着两指在凹陷处的揉动,我感觉指腹越陷越深,两瓣也越张越开,被我 压到陷入的内裤,也因为底下渗透出爱液而越来越湿滑。
      「嗯…真的好舒服…都快化掉了…好想…进去喔…」
      我手指由原本的绕圈揉动,渐渐转为上下的抠弄,中指沿着凹陷的小缝往 下滑,慢慢滑到了她阴裂的底部,还在那深压了一下。
      「嗯~~」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小声。」我在她耳边轻声说.
      「嗯…」
      等她稍微缓过,我才慢慢往上勾回来,指头深陷在小缝里,隔着内裤给两 瓣温热的阴唇紧紧夹着,每一分毫的刮动,都让她敏感的不断抖身。我不断勾一 下勾一下的往上抠,但到了阴裂处的最上缘我就收手了,继续回到最底下开始抠 弄。
      「嗯……嗯……上面…拜託…上面那边也要…」
      「不行啦,这样就好了吧?」我不知道女生的体质是不是都一样,但我很 怕她跟妍萱一样,碰到那个地方会一发不可收拾。
      「你好坏,还会吊人家胃口。」她说着,竟然也停下套弄的纤手,仅仅用 指头在我的龟头前端绕圈。
      「怎么…停了?」
      「停了?谁叫你不帮我弄上面。」
      「我…那你答应我要忍住…」
      「嗯…」
      我用两根手指,直接抵住阴裂处上缘,然后稍微往一带,就碰到了微微的 突起,这是…她的「荳荳」了吧,她是第二个让我碰到阴蒂的女孩子。
      「啊…那边好敏感…」很怕她会突然叫出来,所以我只用非常轻的力道, 隔着内裤用两指指腹在突起的「荳荳」上轻抚。
      「喔…嘶…」她那纤手,又开始紧握着我的肉棒套弄起来。我把下巴靠到 她肩膀上,从上方看到那对娇乳,上面两颗暗红色的小乳头高高挺立,而盖在她 腿上的棉被,可以明显看到底下有两只手同时在里边鼓动。
      「宝贝,脚放松一点啊!」听到声音抬起头,我看到阿堂怀里的暐榕,两 眼瞇着,小嘴也紧紧抿着,那傢伙左手伸到前面环着她,握着她右边的乳房恣意 地在揉捏,而她右手就勾在他那手腕上,看起来并没有要阻止他。
      而且他们的另外一只手,也都各自伸进那件盖在腿上的白色T恤里,透过 那鼓起的形状,我可以看得出底下的手也不停在活动。她…也同时在帮他套弄吗? 
      不对!她的两腿夹得紧紧的,她在抗拒?
      「你看,你椅伴他们两个,不是一对的都可以放着么开了,你也学一下好 不好?」听到他这样说,我赶紧放慢手上的速度,但孟真还是套弄得起劲,所以 盖着我们下半身的被子底下仍然一股一股的在动。我看到暐榕她勉强睁开眼睛, 看到我也在看着她,她勾着他的右手,第一时间竟然不是阻止他的动作,而是伸 出来护着胸前,不让我看到她正在被揉捏的胸部。
      不晓得是阿堂那只手在底下把它撑开的还是怎样,我注意到她的两腿慢慢 地分开了点,而且没有再次合起来,这样就可以让那傢伙为所欲为了吧。
      「来,握着啊!学一下人家好不好?」阿堂这样说完,我看到衣服底下的 手在动,好像放好定位后,就看到里面那两只手开始规律的活动,榕她,这下是 真的又开始帮他套弄了吧?他们也跟我们一样,在帮对方舒服着。
      我这下终於懂了,为什么孟真要大家可以盖着下半身,因为这样在底下偷 偷来、欲盖弥彰的感觉,简直比刚刚直接在其他人面前做这些亲密动作还刺激, 而且这样也让她们比较放不开的女孩子,可以有个藉口,能够同时接受男友的爱 抚,也可以同时帮对方套弄。这女人的心机,实在太可怕了。
      「嗯…民…那里不行…会…嗯~~」听到妍萱的呻吟,我赶紧转头去看, 她一手抓着他按在自己胸部上的手,一手反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后倾靠在他怀 中,我看到何宇民伸到被子里的手,似乎动的飞快。
      「好久没有…@!#$%&…跟以前一样,很舒服吧?」我听到那傢伙在 她耳边轻声说出的片段,妍萱没有回话,但是她微张的嘴唇,不自觉发出的轻吟, 已经替她做出了回应。
      「嗯…慢一点…这样会…受不了…」尽管她压低音量,但因为距离不远, 我可以听到妍萱说的话。在他弄了一阵子后,我注意到妍萱一只手已经放到嘴边 咬着手背了。怎么办,她这状态,已经回不来了吧?再这样下去,妍萱会在大家 面前,被摸上高潮的。
      「嘶…喔……」孟真这女的,一没注意,她竟然两手都伸到被子里握着我 的肉棒,又开始用她那招边套边转的技巧在帮我套弄。这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所有的快感由下而上,从肉棒底部被挤到龟头,真的好爽!我不知不觉得也开始 加速帮她揉转「荳荳」。
      「喔~对…就是这样…好舒服…」阴蒂受到更大的刺激,她也开始发出娇 喘。
      一时间,女孩子喘息呻吟的声音开始在房里回荡,但似乎只有听到两个女 生的声音,我往阿堂那边看去,榕她还是紧抿着嘴唇,没有轻易的叫出来。
      「嗯~~~嗯~~~嗯~~~~」尽管咬着手,但阵阵呻吟仍从鼻腔泄出, 而且听着声音,妍萱她好像快……
      「小萱…来啰…」我听到何宇民这样说完,被子底下看不见的手,高速的 在震动。
      「嗯~~嗯~~嗯~~~嗯!!!!」
      「时间到!! 停! 马上停下你们的手!!」癡汉一声大喊,把大家的 吓了一跳,尤其是频临高潮边缘的妍萱,我转头过去看时,见她两手摀着脸,雪 白的肌肤泛着潮红,胸口剧烈起伏,不断喘着大气。她刚刚到了吗?还是差一点 点?
      「哇~你们该不会都玩真的吧?怎么看起来都这么激动?看得我都又有感 觉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就可以复活啦!」癡汉接着说.
      「…你先放开啦…」尽管已经停止动作了,但孟真这只伸到被子里的手, 还握着我的肉棒不放,不安分地在用拇指挑动我的龟头前端。
      「嘿嘿,比赛到尾声,关卡也越来越艰难啰,大家都敢继续玩下去吗?来 来来,我来看看接下来又是什么厉害的…下一轮是,靠!「口交」!马的,老子 亏大了!」
      「这题应该是女生给男生弄,因为等下…还有其他的喔。」孟真神秘的说 .
      「老婆,你看它快醒了,可不可以让我回来玩?」癡汉指着他半软的黑肉 棒说.
      「不行!谁叫你自己刚刚那么不给力的。赶快抽籤啦!」孟真说完,癡汉 只好把牌拿给阿堂先抽。
      「来,我看看,哈哈!宝贝,真是上天注定要我们在一起的!」阿堂手上 晃着那张「红心Q」说. 她等下真的会帮那傢伙用嘴巴吗?我没办法想像那个画 面。
      就算她是刚跟我吵架一周后就跟他在一起,直到现在,算算也没多久时间 吧?我不相信原本纯洁的她,真会帮他做这种事。榕…你等下,一定要认输,不 然我不确定我能不能…
      「喂!还不抽,你不要,留给我了喔!」癡汉已经走到眼前,我只好抽了 其中一张牌。还好,是妍萱。
      「哈,剩下这张,就是老婆你的「黑桃Q」啰。你准备帮眼镜仔「咬」吧! 
      谁叫你不给我进来玩,这样给他抽到的机会还小点,哈哈!」
      「哼…」孟真有点不爽地起身,往隔壁床走去。
      「哇,眼镜仔,你刚刚是怎么弄得,搞得人家小萱还在喘,都没办法回她 男朋友那了,真看不出来,有一手喔!」癡汉说完,我转头去看,妍萱竟然还坐 在他腿上,摀着脸,胸口还在起伏,好像还没平静下来。突然间,她放下一只手, 发现大家都在等她,才稍微回过神,赶紧起身,一手护着胸口,快步走到我身边 坐下。
      「萱…你刚刚…」我转头看着她,她低着头,小嘴还微微张着在喘息,一 手仍护着胸口,一手则夹在并拢的大腿间,看起来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副不知 所措的样子。我话只讲了一半,便不忍心再问下去。其实我很明白刚刚何宇民在 被子里对她做了什么,但我知道她的状况,她一定没办法抗拒的,这…不能怪她。 
      「萱…我们等下,就投降,不要玩了,好吗?」她没有回答我,眼神空洞, 仍在微微喘息,还没平静下来。
      「好啦,等下你们要用什么姿势,都不限定啦,如果不是情侣的,或是女 孩子第一次帮男友用嘴,会不好意思的,那至少用舌头碰一下,有给我看到就算 过关了。有没有问题?没有的话…就直接开始啰!」癡汉竟然没有倒数,就直接 开始了。
      「萱…不要玩了,好不好?」
      「萱萱!你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啊?」看着她空泛的眼神,妍萱她是醉晕 了头,还是…。我赶紧抓着她的双肩摇晃她。
      「文…」她这才稍微回过神,但眼神还是非常迷离.
      「萱…我们不玩了,好吗?」
      「文…你们刚刚…你刚刚…有帮她…摸吗?」
      「萱…我…」
      「她刚刚…有帮你用手…你刚刚…也有帮她吧?」
      「我…」
      「为什么…她可以帮你…你却不让我用…」
      「萱萱…不是…我刚刚…」
      突然听到远方一阵骚动,忍不住撇过头去看,阿堂又站在床边,让暐榕一 个人跪在地上,他又抓着她的小手,去握住那根昂首挺立的大肉棒。而另一只手, 则是扶在着她的头顶,好像不让她闪躲。那距离真的好近,龟头就在她眼前不到 二十公分的距离.
      「宝贝,看清楚啊,这就是男生的大鸡鸡. 来,先用舌头试看看吧?」 
      「我不要…」
      「干嘛,不是每天都在摸的,还会不好意思啊,早晚都要尝试的,快点啊!」 
      「不要…你不要这样…」
      「好,我这次不逼你,让你慢慢来,你先帮我…#$%&…,说不定等下 出来了,就不用用嘴巴了。」阿堂说完,放开了抓着她的手,两手插在腰上,低 头看着她。
      尽管没有听清楚完整的对话,但我看接下来的动作就懂了,榕她那只没有 被束缚的小手,继续握着他的大肉棒,开始缓缓的套弄,连另一只手,也主动地 放到他阴囊下方开始抚摸。
      「嗯,宝贝好听话。」阿堂一边说,还用手指骚了一下她耳朵,她的脖子 也跟着缩了一下。
      「阿堂哥,你们还没开始啊?」癡汉走到他们一旁看。
      「唉,我家宝贝第一次,会怕羞,给她点时间酝酿一下。」
      「这样啊,酝酿是可以啦,不过时间可是从嘴巴有碰到才开始算啊,你可 别半途就失守啦。」
      「那有什么问题,我今天可是感觉超有「干」劲的呢!」
      「妈的,还不是…」
      「好好好,你赶紧去关心别组吧,你看嫂子她,骚的勒。我看那眼镜仔, 可能马上就撑不住了,你等下就可以接他的位置。」
      转头一看,何宇民坐在床边,孟真则是侧坐在地上,用那纤细的手在帮他 套弄那根细长的肉棒,而且已经张嘴伸出细长的舌头,用舌尖抵着龟头前端在打 绕. 一边套弄,一边用舌尖刺激他最敏感的部位。天哪,这女孩子真的太…
      「文…你…不要吗?」妍萱的声音由下身传来,低头一看,她什么时候, 已经蹲在那里的。
      她抬头用那迷离的眼神看着我,小手已经握着我的肉棒,开始轻轻套弄, 她的脸距离我的龟头好近,我几乎可以感受到她嘴里呼出的温热气息。
      「之前在家里…你不是也很喜欢吗?为什么…现在不给我用?是不是你… 比较想跟她们…?」
      「萱…不是那样的,是因为现在在…」
      「那让我帮你,好不好…」
      「嘶…喔……萱…」她突然加大套弄的幅度,另一手也扶在我的卵袋下搔 着痒.
      一瞬间我就被她弄得说不出话来,妍萱的手技真的太好了,温柔的小手, 每一次的套弄都让人好舒服,加上她那双柔情似水的大眼睛,无辜的直盯我瞧, 实在让人无法抗拒这种感觉. 她似乎也知道我心底真正想要的,头往前一伸,「 啾」
      的一声,给我的龟头一个湿吻。她又抬头望了我一眼,抿了一下嘴唇,靠 上前接着又亲了龟头一下。
      「啾、啾、啾、…」一次两次,她一边套弄,一边亲吻龟头,那嘟嘟的双 唇,还每次都越张越开,越含越深,直到她张大的嘴唇已经含住了我半颗龟头, 才突然停下动作。
      「啊…」给她含着的龟头前端突然感到一阵酥麻,原来她开始用舌尖在舔 弄我的马眼,舌尖一下抵在我马眼裂缝处轻扫,一下滑到龟头下方舔弄。口水由 紧含着肉棒的嘴唇周围慢慢渗出,加上小手的套弄,一下又把肉棒弄得湿湿滑滑 的,给她套弄得发出「滋滋」声响。
      「啵」的一声,她松开了口,抬头问我:「文…这样舒服吗?」
      「嗯。」
      「文喜欢…下面这边,对不对?」妍萱半握着我的肉棒,边说边用大拇指 在我龟头正下方抹着唾液滑弄。我点点头没有出声,她马上就伸出短短的舌头, 开始舔舐我的龟头,舌尖在龟头绕了两圈,就伸到下方去,抵在那里,小手又开 始继续套弄。
      低头看着妍萱,她清纯的脸庞,白皙的皮肤泛着酒意和性欲所带来的红晕, 由小嘴里伸出短短的舌头,正抵着我的龟头下方,完美的乳房也跟着小手的频率 不停地抖动。
      天哪,真的好爽,底下那根的感觉,从游戏刚开始的慢慢积累,直到气氛 逐渐转调,而变的充血满胀,然后到了这几轮又经过了连番强烈的刺激,我觉得 它能够撑到现在,真的是个奇蹟。但是再这样给萱弄下去,我真没把握能够再控 制得住,这次真的随时都有可能会出来的。我赶紧再抬起头,想转移注意力,望 向暐榕他们那边…
      「宝贝,你也看到了吧?人家小萱是怎么服侍你椅伴的,稍微学一下好不 好,来!嘴巴张开!」
      「不要…」阿堂一手按着暐榕的头顶,让她无法闪躲,粗大的肉棒渐渐挺 进,龟头已经快贴到她丰厚的嘴唇了,就差那两公分的距离.
      「来,舌头伸出来,伸出来啊!」
      「不要…嗯…嗯…」暐榕抿着嘴,用鼻音发出哀号。那傢伙!竟然不顾她 的反对,就把肉棒督上去,龟头一顶一顶的,把柔软的丰唇戳的频频凹陷。可怜 的榕,只能把嘴唇紧紧闭着,守着口腔的初次经验。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她 明明就还没准备好,为什么要这样逼她…。我心底闷着一把火在烧,却不知道用 什么立场为她发声。
      「你还在倔什么?你看看人家另外两个女生,都把男伴吸的「滋滋」叫了。 
      女孩子本来就是要会帮男生用嘴服侍的,你现在不学是什么时候要学?」 
      「我不要…嗯…」说话的同时,她的嘴差一点点就失守了。
      「啧!你怎么又不乖了,我告诉你,你要是……@!#$%&……」 
      他到底说什么?我看到阿堂稍微弯下腰到她耳边说了好几句后,她竟然就 停止了闪躲,头也没有再被阿堂按着,就任由他用肉棒去戳她的嘴,将那硕大的 龟头抵在她丰厚的上唇和下唇之间.
      「来,伸出来。」
      听到他再次命令,我看到暐榕仍然紧抿着嘴唇,连眼睛也闭了起来。榕, 不要!你不要勉强自己,赶快认输,结束吧!就在我以为她能听到我内心的声音 时,我看到她…双唇微张,唇齿间伸出了红嫩的舌尖,轻轻舔了抵在嘴唇间的龟 头前端一下。
      「嘶…这样才对嘛,欸…你干嘛?」暐榕她只碰了那一下,就把头往后一 缩,躲了开来。
      「这样可以了吧?我帮你…#!$%&…好不好?」
      「手当还是要用啊,但嘴巴也不能停啊,来!」阿堂再次把肉棒督过去抵 在她嘴唇上,这次暐榕伸手握住了那根粗大的棒身。我以为她是要阻止它再前进 时,结果她却又开始帮他轻轻套弄了起来,而且双唇也再次张开,里头伸出的红 润舌尖,又抵在龟头前端,而且好像开始微微的擩动。她…真的开始在帮他舔了。 看到这一幕,感觉心头又被刺了一下。
      「嘶…好爽,这样不错,有进步了。来,再伸出来一些,还记得人家小萱 刚刚怎么帮你椅伴舔的吧。」阿堂讲完,稍微后退,让龟头离开刚刚紧贴着的嘴 唇,我看到暐榕她的舌头抵着马眼,舌尖微微在扫弄,因为阿堂的后退,不知不 觉得也将舌头越伸越长.
      这下看起来,就像她主动伸出舌头在舔弄他一样。我看到她那根红润的舌 头,生涩的在龟头上舔弄,一下一下都对着马眼舔,每一次都勾起一丝晶液,分 不清是她的唾液,还是由对方马眼冒出的分泌液。
      「来,下面也要,舌头伸到下面去。」好像是心态已经放开了,她这次没 有什么犹豫,就将舌头伸得更长,伸到龟头下方去舔弄。
      「哇…这样超爽的,宝贝你好棒啊!」阿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又伸出 手去抚摸她的短发,她没有理会他,只是乖乖地继续一边帮他套弄,一边用舌头 舔弄龟头. 粗大的阴茎,在她生涩的刺激下,好像越来越胀大,青筋布满了那根 肉棒,和她白皙的小手成为极大的反差。
      他一手摸着她的头,另一手也不知何时伸下去,开始搓揉她白嫩的大乳房, 一边揉还一边用手指夹她的乳头,指缝间露出挺立发硬的乳头,和部份粉白的大 乳晕。看来榕的乳头真的很敏感,在让他刺激了一会后,她原本空着的那手,也 主动加入了服务男人的行列,又开始托着阴囊在抚摸。
      「嘶…喔…宝贝,来,嘴巴张大点,含进去试试看。」
      「嗯…嗯…」她微微摇着头没有出声,但小手却是没有停下套弄,舌头也 持续乖乖地抵在龟头下。她没有停下,尽力的让他舒服,也许是希望他可以早点 出来,就可以结束了吧。
      「啊…嗯……」突然间,他用力掐了她的胸部一下,就在她张口叫瞬间, 他猛然屁股一顶,将龟头送进她的嘴里,这下有半颗大龟头都让她张开的嘴巴给 含住了。
      「不要用牙齿!弄痛我你就知道!再张大点. 」
      「嗯…嗯……」从鼻腔泄出的,是她的抗议.
      「要用嘴唇包着,会不会啊?舌头在那顶干吗?要舔进去在舔啊。」阿堂 此时已经两手扶着她的头,将肉棒一步步往她口腔里压进去。
      「嗯…嗯…!!」终於,我看到那颗鸭蛋大的龟头,整个没入暐榕已经勉 强撑到最大的口中。最粗的部分进去后,再来就轻松多了,阿堂扶着她的头,微 微的挺动屁股,前后抽送,让龟头和肉棒前端一小截在她口腔内进出。榕榕…榕 榕!
      心理的呐喊一点用也没有,她嘴巴的第一次,就这么强行被他夺走了。 
      「啧、啧、啧、…」口交所发出的水渍声,在房里传绕着。不仅仅是阿堂 和暐榕,连隔壁床的孟真,也早就张口在吞吐何宇民那根细长的阴茎,更不用说 在我胯下,不停吸允我肉棒的妍萱,我注意到她一只手,又悄悄地伸到她自己的 两腿间,正在做我看不见的动作。
      房间里淫糜的气味越来越重,早已经停不下来了,就算是眼睁睁的看着暐 榕她的嘴巴的清白被夺走,我也不能做什么,不是因为对她硬来的是她的男友, 而是因为我也被妍萱弄得不能自己。
      阿堂那傢伙终於松开了压着她头的手,「啵」的一声,暐榕马上把那根粗 大的肉棒吐了出来。
      「宝贝,怎么啦?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不要怪我硬来,因为这真的很爽 啊,不然你看看你椅伴,他给她女友吸的魂都要飞了。」阿堂说完又按着她的头 把她转过来。
      「萱…慢点…啊……。」
      「啧、啧、啧、…。」妍萱用细薄的嘴唇,紧紧含着我的肉棒在吞吐,每 一下都吃得很深,感觉都抵到她喉咙了,加上那吸允的力道,让每次嘴唇的套弄, 都可以让湿滑弹润的双唇,紧緻的包覆着肉棒,刮过每一寸敏感的神经。
      「啊…嘶……」妍萱吸套了一会终於停下来,抬头瞇着眼睛,眼神空洞的 望着我,但舌尖还是不安分地在温润的口腔里,捣弄龟头和龟冠。对望了一会, 她又低头开始吸允我的肉棒,好像想把我的所有都给吸出来。尽管我一推就能阻 止她的动作,但我根本没办法停不下来,因为这实在是太爽了。
      抬头一看,又和暐榕的双眼对着正着,她原本水灵的眸子,已经失去了神 采。
      「怎么样,看到人家怎么做了吧。来,张开. 」阿堂松开了手,当暐榕转 回头去时,肉棒已经督到眼前。她没有抬头,盯着眼前的大肉棒,犹豫了一下子, 竟然就微微张嘴,自己把龟头前半给含了进去。她一手握着肉棒根部套弄,头还 跟着微微前后摆动起来,让小嘴含着龟头前半段也在浅浅的套弄着,弄得短发都 跟着摇晃。
      就这样吸含了一会才停下来,但我仔细看才发现,她停下小嘴的含套,是 因为要学妍萱那样,也在口腔里帮他舔弄,我很肯定,因为我看到她的下颚不断 的在动。我真的没想到,她会帮他弄到这种程度,这不过是她第一次经验而已啊! 
      为什么你要这样子帮他,你…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吗?
      「哇~阿堂哥,你们家暐榕这么快就上手啦?很有天分耶。」
      「嗯…」暐榕发现有人站在一旁看,赶紧松开了口。
      「欸,怎么停啦,还没看清楚欸. 」癡汉说.
      「妈的,都是你啦,她好不容易才进入状况欸,你赶快先闪边啦。」阿堂 说.
      「唉唷,可是我没看清楚,怎么认定你们有正确执行任务呢?」
      「啧,没办法,宝贝,你也听到了吧,再用刚刚那样,含一下给他看。」 
      「…」我看到她摇摇头,嘴型好像说着「不要」。
      「唉,你不给他看一下,难道要叫他一直站在我们旁边喔? 呐?」阿堂 说完,又把龟头往小嘴前督过去。她看了一眼,竟然又真的张嘴含了进去,而且 这次嘴巴张得更大,含的比刚刚还深,三分之二的龟头,都没入到她小嘴里了。 
      「嘶…哇塞,来真的欸. 欸,让我看看舌头,舌头有在动吗?」癡汉在近 距离的看,他背对着我,我看到他手又放到胯下,该不会又在手淫了吧?他已经 恢复了吗?
      原本还看不出来,但是她包覆龟头的小嘴往后退出时,我才看到那根红润 的舌头,舌尖还顶在马眼上停留了一会,好像让癡汉看清楚了,她才赶紧别过头 去。
      「可以了吧,看够了没?快滚啦!」
      「喔嘶…好…好吧,阿堂哥,你慢用啊。」癡汉离开后,又往孟真他们那 床走去。
      「好啦,宝贝,他走了。来,跟刚刚一样,嘴巴张大点,整个含进去。」 阿堂一边说,又把龟头顶到她嘴唇上。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羞耻的动作,她这次 很自然地就张大了嘴把它含进口中,而且又主动开始前后捣弄她的小脑袋,用她 丰厚柔软的双唇,紧紧包覆着龟冠,用嘴帮阿堂套弄他的大龟头.
      「手呢?」阿堂说完,她也顺从地又用小手握住肉棒继续套弄。
      「喔…嘶……宝贝,好爽啊!你今天真的好棒,等下一定要给你好好奖励, 让你好舒服?好不好?」暐榕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帮他用嘴巴服务,而且我注意 到,此刻整个大龟头,连同一小节肉棒,都已经没入口中了,那深入的程度,就 跟刚刚阿堂硬来时一样,但不同的是,这次是她主动地在帮他含套着。
      我真的不敢相信,榕榕她,竟然会真的在我面前,为阿堂这傢伙做着只有 非常亲密的男女朋友之间才会做出的动作。究竟是这酒喝下去,让大家都醉晕了 而放得太开,还是因为她其实跟妍萱一样,有着一副敏感需要的身体,而且她对 那方面的欲望,也已经被那傢伙给开发出来了?
      「啧、啧、啧…」吸允舔弄得声音不绝於耳,整间房间越来越淫乱,这不 真实的场景,加上我发晕的脑袋,让我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低头看着妍萱, 她还是用迷离的双眼,瞇瞇的在望着我,短短的舌头,抵在我龟头下方,一手开 始飞快的套弄起来。
      我忍不住一手轻抚她的长发,一手伸下去开始揉捏她不断抖动的胸部,妍 萱那可爱无瑕的粉红色乳头,从刚刚被阿堂咬过以后,到现在都还挺挺翘立着, 我不敢太大力地去拨弄它,因为上面还有一圈明显的齿印。
      「嗯…嗯…嗯……」妍萱从鼻腔发出的喘息越来越急促,我注意到她伸到 自己跨下的那只手,好像已经快速的在抖动。
      「啧、啧、啧…」她又开始用小嘴紧密的吸允着肉棒,用嘴巴和手同时飞 快套弄,一股强烈的感觉袭来,不行!
      「萱…等等…我快出来了…」
      「文…不要忍耐…想出来就出来没关系…一直忍着…身体会坏掉…」 
      「啊…嘶…慢点…萱…不行……」低头看着她带着渴望的表情,短短的舌 头,尽量的伸长抵在我龟头下方,小手极速的套弄,好像真的希望我就这么射在 她嘴里. 不行了!!要撑不住了!
      就在我紧夹屁股,仍快要锁不住时,癡汉突然大喊:「好了好了!时间到 了!
      太刺激啦!我也要玩啦!老婆你看,它已经完全恢复了。」
      孟真停下动作后,偷偷擦拭了一下嘴角流出的唾液,然后才过去癡汉身旁。 
      「真的假的…哇~」她拨弄了一下癡汉的肉棒,发出一声惊呼。它确实又 完全呈现勃起的状态了,硬到几乎拨不动。
      「怎么样,可以再加我回来玩了吧?」
      「好啦,你赶快去抽牌进下一轮啦,不然我看有人都舍不得停下来了。」 孟真朝我们这瞧了一眼。
      「啧、啧、啧、…」妍萱长发微晃,她还含着我的肉棒在吞吐。我赶紧扶 着她的头,轻摇她的肩膀小声说:「萱…好了…快停啦…大家都停下来了。」她 这才突然回过神来赶紧停下动作,「啵」的一声小嘴离开龟头,她把脸趴到我大 腿上,继续跪在地上休息,也一时也不敢起身,应该是不好意思面对大家。
      癡汉直到看到我们停下来,才走到脚凳那,抽了一下一张牌,缓缓的说: 「好了,下一题是,「脱女生内裤」。哈哈,终於大家都要脱光光啦,这题不会 有人投降吧?反正认输也要脱,继续玩也要脱,不是吗?」
      继续玩?都已经脱到一丝不挂了,我很明白这游戏继续玩下去,一定会走 到那一步的,脚凳上盖着的牌,就剩两张了,而底下那最后一张,很可能就是… 
      突然间,一股邪恶的念头油然而生。我想起那些聊着八卦的女同学所说的 话,「也许是他下面很厉害,所以跟他坐过的女生,都一一沦陷了…。」也许这 是我最后的机会,也许榕她,她根本还没有跟他走到那一步。也许我可以藉着这 次机会,如果最后能抽到她,和她…发生关系,也许她就会回到我身边了。
      那妍萱怎么办?我低头看着趴在我腿上休息的她,心里头没有太多挣扎, 就下了决定。妍萱她,既然她已经…已经跟那么多人发生过关系,也不差这一次 了。
      最好的状况就是,我抽到暐榕,而妍萱让何宇民抽到,就让他们再多做一 次,就这样吧。
      「哎呀,是「方块Q」。宝贝,我们终於要分开了。」听到声音,原来阿 堂他们已经抽完了。我这才注意到暐榕不知何时,已经坐到床边,躲在阿堂的身 后。
      她满脸通红,一手护着胸部,一手压着放在大腿上的白T。
      「许建文,你要不要继续玩啊?还不抽?」一恍神,癡汉已经站在面前。 
      「我要。」尽管已经下了决定,但我的手仍发着抖,从他手中抽了一张牌 翻过来一看,是「红心Q」,是榕榕!果然,不可能那么刚好的,阿堂他已经连 续好几把抽到她了,依照机率的期望值,她应该不太会再被他抽到,而等到最后 一盘,如果她被另外两个男的抽到,依她的个性,也不可能会再玩下去的;但如 果是我抽到,也许她就…
      「靠!怎么又是我当鬼!」听到癡汉怒骂,转头看,何宇民他们也抽完了。 
      「好吧,宝贝,去找你椅伴吧。」阿堂说完,也不见暐榕起身。
      「怎么了,快去啊。」在他再次催促下,她才缓缓起身,两手仍护着身体 重要部位,向我们这走过来。
      「奶油哥,你们小萱怎么了?还不让她过来?」
      低头看,妍萱仍趴在我腿上,我弯下身去轻轻在她肩膀上摇了两下:「萱 …」
      听到我的叫唤,她才慢慢抬起头来,两眼迷离的望着我。我们对看了几秒, 她露出有点失望的神情,起身离开了我。是我的错觉吗?她好像在等我跟她说什 么,她刚刚是不是…稍微清醒了,希望我留住她?要她喊停?但不管怎样,都已 经来不及了,我决定,跟他们玩到底。
      「女孩子们,赶快去你的「坐位」上坐好,下一轮马上要开始啰。」癡汉 说.
      暐榕已经走到我身旁,隔着点距离站在那,而我两手放在胯下那边,试图 遮掩我勃起的阴茎,气氛尴尬得令人喘不过气。尽管之前也常常是在那根呈现这 种状态时让她坐下来,但这样赤身裸体的接触,真的还是头一遭。
      她犹豫了一会,转身背对我,倒退着慢慢往我身上靠,怕她站不稳跌倒, 我主动扶着她的腰,让她缓缓坐到我腿上。当她快要完全坐下的那一刻,我感觉 我那仍然湿滑、淫液未乾的肉棒,从她紧紧合着的大腿间穿了出来。似乎感觉到 什么,她紧张地用手压了一下盖在腿上的白T,掌心也碰到了我的龟头,而她的 手就按在那,没有离开.
      「好吧,阿堂哥,你们先啰。」
      「小萱,站起来吧。」听到阿堂说,我眼光看过去,才发现妍萱好像一直 看着我们这边。静默了几秒,没有人说话,妍萱兀自再从他腿上站起来,一手遮 着胸前,一手摀在身上唯一那件粉红色内裤的前面。
      「奶油哥,我就不客气了。」阿堂说完,两手拉着妍萱内裤两侧,开始往 下拉,小巧浑圆的屁股,一下光溜溜的露在阿堂眼前,妍萱紧张地用原本遮着胸 部的手伸过去挡在屁股后面。内裤裆部脱离下体的瞬间,她也赶紧用前面那手紧 紧包覆着已经赤裸的耻丘。
      「哇,小萱,你的臀部也好翘喔,跟胸部一样美呢,你的身材真的棒呆了。」 
      癡汉在一旁看得直吞口水说.
      终於,那件粉红色内裤被拉到最底下,妍萱一脚一脚轮流抬起来后,内裤 终於被脱下来了。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阿堂那傢伙好像看到什么,把那 件内裤拿到眼前仔细瞧,开口说:「哇~这什么,湿湿的一圈欸,是太热了,流 汗吗?我闻闻看。」
      「嗯~不要!」听到身后的阿堂说,妍萱赶紧转过身去,一手护着下体, 一手伸过去想抢回他手上的内裤。
      「欸欸,阿堂哥,我也要看。」听到癡汉喊声,没让妍萱搆到,阿堂把那 件内裤丢过去给他接个正着,看着癡汉拿着内裤跑到一旁,妍萱只能呆站在原地, 放弃抢回自己最私密的那件贴身衣物。癡汉那傢伙,接着竟然当着大家的面,把 内裤撑开来看,这下连我都清楚看见,裆部那有一圈明显的湿痕。
      「欸你们两个够了喔,人家男朋友在旁边,还这样欺负小萱。」孟真突然 开口,说了应该是我该说的话。看着呆站在那无助的妍萱,突然又感到好愧疚, 刚刚做下的决定,注定会伤害到你的,萱…对不起。
      「好啦好啦,不闹了,还你们,赶快来换下一组了。」癡汉随手把那件内 裤丢回阿堂床上,妍萱赶紧过去捡回来,然后直接在床上坐了下来。
      该来的还是要来,癡汉走道我们面前说:「换你们了,每次都要拖最久的 组合,这次要让大家等多久啊?」
      靠上前贴在暐榕赤裸的背后,可以感觉到她身子微微发抖,我在她耳边轻 声说:「你…不用站起来,等下…稍微把屁股抬一下就好了。」她没有任何回应, 等了几秒钟后,我两手往前伸,拇指插到她那件白点内裤两侧,开始慢慢地往下 拉,直到粉红色滚边的内裤上缘,被脱到屁股压着的地方,她才微微抬起屁股, 一次一边,让我慢慢把内裤往前脱过了屁股。
      感觉到她温热的两团嫩肉直接的接触,让我的肉棒更坚硬的勃起。当内裤 要从她胯下分离往前脱时,还因此和肉棒卡了一下。终於,内裤和她私密处分开 了,我们的下体,没有任何阻隔,肉贴肉的直接接触. 感觉到肉棒棒身上缘,有 股湿湿滑滑的感觉,是她吗?还是我自己的分泌物?
      我侧着身子帮她把内裤拉到脚踝,清楚看到两腿间被撑开的内裤里头的那 一面,我注意到它的裆部那边,有一道好长好长的湿痕,由前端应该是小穴缝口 的那个位置,一直延伸到屁股缝那边。天啊,榕榕她…怎么比妍萱还夸张。注意 到癡汉的目光,当内裤从双腿中退下来时,我赶紧把它藏到身后,塞到棉被里头 .
      「好了吧,这样可以了吧?」我对仍站在那盯着我们瞧的癡汉说.
      「妈的,底下光溜溜的,盖着衣服到底在做什么,也不给人家看一下。算 了,下一组,老婆,换你啰。」癡汉一边碎念,终於离开我们床边。
      等他的视线远离,我才敢仔细去感觉,我们下半身直接的接触,真的好敏 感,连彼此呼吸造成的些微移动,都可以感觉肉棒正刮在一片湿滑黏腻的地带。 这是先前在课堂上,在午休时,都前所未有的体验,加上她一只小手放在盖住双 腿的衣服上,若有似无的接触到我从她腿间穿出的龟头,我真的好想悄悄挺动下 身,来制造下体更多磨擦。
      但还没付诸行动,就听到癡汉说:「好啦,现在大家都坦诚相见啦,没想 到玩到这关都没人投降,我真是太小看你们了,剩下最后两张题卡,来看看,压 轴的一张,会是什么呢?」癡汉一边说,一边往脚凳走去。我注意到孟真下身也 也经赤裸,坐回何宇民腿上,感觉他们下半身好像还悄悄的在摇动着。
      「来!下一题是,「口爱?五分钟」,这什么?难道是…」
      「就是男生帮女生用嘴巴啦。」孟真突然接话。
      「该不会是你写的吧,老婆?我不肯帮你弄,竟然就写在题目上啦?」 
      「要死喔你,这不用讲出来,赶快抽籤啦!」
      「喔好,抽籤抽籤,拜託不要再让我当鬼了。来,阿堂哥!」癡汉把籤牌 拿过去,阿堂考虑了一会,从他手中抽了一张:「哈哈,「红心Q」!宝贝,你 可以回来啰。」
      怎么会这样!又让阿堂他抽到暐榕,这机率也太高了吧。除了刚刚那一轮, 近几轮都被他都抽到暐榕的牌。当我还在思考时,就感觉有人站到我们面前。
      「许建文,换你了。」癡汉说.
      我从那三张牌中抽了一张,翻开一看,是鬼牌。糟糕,这下连妍萱都… 
      「哈哈,终於轮到你了吧,我看你也爽很久了。眼镜仔,这下我们不会抽 到鬼了,我看你跟我老婆也挺有缘的,不然你再抽她一次,这次让我跟小萱好了。」 
      癡汉一边说,一边往他们那床走去,让他抽了一张。
      「你那张是什么…,「方块Q」!靠,那我这张不就黑桃的。」癡汉看着 手上的牌,露出失望的表情。
      「你什么意思啊,就只想跟别人是吧?」孟真气呼呼地说,起身往他们的 床走去。
      「你自己还不是。」癡汉嘴巴虽然这样讲,但也跟在她身后走回他们的床。 
      看到他们换了位置,我才想到,待会榕和妍萱就要被别的男生…用嘴巴碰 女孩子最私密的地方。
      「宝贝,还不回来?小萱,你也是啊,舍不得离开吗?」阿堂的话,刺了 我一下,真的要继续下去吗?真的要玩到底?万一等下像这轮一样,又抽到鬼, 那不就全盘皆输了?
      感觉暐榕她顿了一下,重心往前,真的要起身了。不行,我狠不下心,没 办法再下去了,我两手扶在她腰间捉住她,在她耳边说:「不要去…」
      「不要…」没有理会我的要求,她一只小手把我拨开,腰间一扭,起身离 开. 她坚决的态度,也许因为刚刚我竟然没有问她是否要认输,就脱了她的内裤 的原因;或者,是当我亲手解开她的内衣,当众吸吻她的胸部开始,这场游戏就 已经停不下来了。
      她用那件T恤盖在胸前一手按着,另一手也是伸到前面遮着下体私处,丰 满的双臀赤裸裸地露出,随着步伐轻轻颠晃,隐约还可以在双腿分开时从大腿根 部那看到一点点露出的黑色耻毛。顺着她的背影,我突然发现仍坐在阿堂床上的 妍萱也正在看着我,似乎是久等不到我的关心,她突然也起身往何宇民那去了。 
      「主持人?等下怎么弄啊?」阿堂转过去问孟真说.
      「躺着啊,不然勒。」「等下啊,不是情侣的,点到就好,别太超过啊。 当然如果不好意思的,也可以跟刚刚一样盖着被子啦。」孟真说完,自己爬上床 去,两手抱着膝盖坐着。听她这样说,我看到原本站在床边犹豫的妍萱,默默地 走到何宇民那张床靠墙的位置,拉开被子钻了进去;而暐榕则是仍然呆立站在他 们的床边。
      「欸,许建文,你还不喊开始啊?」癡汉突然说.
      「哎呀,老公,别管他了,我们自己开始啦。」孟真说完,迎上前勾着他 的脖子往后倒,癡汉顺势转身扑倒在她身上,两人开始接吻起来。好像忍了许久, 在场最没有顾忌的一对,一下子就放开来了,两人一边湿吻一边抚摸对方的身体, 孟真直接握着男友的肉棒套弄,癡汉也将他的手伸到她的双腿间,感觉他们早就 没再管什么游戏,只想着要做最后那档事。
      被眼前的画面震惊,都忘了注意其他两床,当我听到声音时,阿堂和暐榕 人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被子高高的隆起,两人的轮廓不断在底下鼓动,外头只剩 下阿堂的两截小腿露在那。
      「不要…你不要这样…」我隐约听到暐榕在叫唤,她要喊停了,我没有听 错!
      「陈贵堂!你在干嘛?快停,赶快停下来!我听到她说不要玩了!」我冲 到他们床边大喊。
      忽然间,我看到那傢伙的身影在被子里扭动游移,钻到被子上方,里面的 骚动暂停。不一会,他把被子上半段掀开一点,头从被子上方钻出,两人颈部以 上露在被子外,原来他已经整个人压在暐榕的身上了。我看到她满脸泛红,小嘴 微张着,好像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发出声音。
      「她没有啦,她刚刚只是不好意思,对不对,宝贝?」他说完,还用屁股 在被子鼓动,磨蹭了两下。他们底下一丝不挂的,这样的动作,她的私处不就毫 无阻隔的被她摩擦了。我两眼直盯着她看,她却把头别到另一边,没有回应任何 话语.
      「你看吧,她只是第一次害羞而已,没事的。宝贝,我碰一下就好,嗯?」 
      他刚说完,又往被子里钻下去,只留下暐榕露在外面一截的头部和颈部。 那个高大的身影,只往下移动了一点,到胸部那就停了下来。压在她身上的男体 开始不断在动,我隐约还听到「啧、啧、」的湿吻声。
      「好软喔,宝贝,你的奶子真的好香。」尽管她别过头去,我还是可以看 到她的侧脸,闭起的眼睛,睫毛随着被子里发出的亲吻声一眨一眨的,原本就已 经红通通的脖子,这下又更红了。他在吸吻她的乳头!
      「你…你在干嘛?这题不是…「口爱」吗?」
      「妈的,刚刚都给你玩过了,换老子舔一下不行啊?」「宝贝,刚刚给他 咬的疼不疼啊?我帮你舔舔呼呼啊?」
      话语刚停,就听到被子里又开始传来「咝、咝、咝」的舔拭声。她从被子 里伸出一只小手放到嘴巴前遮着,好像在提醒自己不能发出声音。
      而随着他在底下不断的动作,原本盖着他头部的被子,渐渐地往下滑,我 终於看到他在做什么了,他一手握着暐榕白嫩的大胸部在揉捏,另一手则是把另 一边的乳房挤的突出,咧着长有鬍渣未刮的嘴,一会吸一会舔的玩弄着她粉白的 大乳头. 她一只小手撑在他结实的肩膀上,不知是推着他,还是拉着他。
      「啵」的一声,长满鬍渣的嘴从整个被含吸进去的乳头上拔起来,粉白的 乳晕,上面泛着一层厚厚的唾液。
      「宝贝,谁舔的比较舒服啊?嗯?」暐榕仍然向着墙那边,没有任何回应。 
      「不好意思说啊?那继续啰。」我以为他要继续舔弄她的胸部,没想到他 突然又往被子底下钻进去。暐榕那只手好像想把对方拉住,但一点用都没有,还 是被他进到了被子底下,从外面的轮廓看来,他的脸就正对着她的下体私密处。 我看到她手紧张的伸进去,看起来应该是想遮挡,挡住最重要的部位即将受到的 侵袭.
      「手拿开啊。你这样我怎么执行任务,你椅伴还在旁边看吧?不弄一下给 他看他怎么知道我们有做?」暐榕听到他这样说,突然转回过头来,发现我还站 在一旁,瞬间的反应竟然是用被子外那只手遮住胸部,然后又把头别了过去。
      忽然听到被子底下的阿堂吸了一口长气。「嗯,宝贝,刚刚有听话洗很乾 净喔,好香啊,我最喜欢这种又香又骚的味道了。」
      「不要…」我听到暐榕小声地说. 她的抗议一点用都没有,因为从被子里 的轮廓,我可以看到她那只小手,已经被他捉着拉到一旁。他现在应该鼻子都快 碰到她的私处了,贴在那闻着女生最私密的下体.
      「嗯!」身体忽然一震,她那边…刚刚被碰到了吧?
      「反应这么大啊,有这么舒服吗?嗯?」
      「…」她的身子又是一抖,但双唇紧闭着,原本遮着胸部的手,也顾不了 那么多,又放到嘴边遮着。他的侵袭没有停顿太久就来了,我看到她的身体开始 一震一震的,她那边…应该开始被对方不断地舔舐着。尽管没有再发出声音,但 我可以想像底下的动作为她带来多么大的刺激,因为我从没看过她有这样的反应。 
      「脚张开一点啊,你这样我只碰的到上面欸. 」好像见她没有反应,从被 子底下的轮廓,我看出他正用双手把暐榕的腿往两旁撑开.
      「可以了吧?有碰到就可以了!」我赶紧出声。
      「你又知道可以了?你看不出来我家宝贝她现在很想要吗?」被子里头传 出的男声说完,双手突然往两旁用力一掰,两脚抵不过手劲,她的腿被往两旁被 撑的开开的,而且膝盖还被往上压,在棉被里形成一个「M」字型的轮廓。
      「手拿开…手拿开啊!」被子底下一阵骚动,没一会又停了下来。
      「你看看你,这么湿了,他在旁边看,是不是更兴奋了?」
      「不要…不要……嗯!」榕的身子像是触电般,抖了好大一下。
      「你…你做什么?她不是说不要了吗?你怎么还…」
      「唉,女孩子说「不要」就是想要嘛,她只是不好意思而已。倒是你,你 怎么还站在旁边看啊,也不去看一下其他组,这么关心我家宝贝啊?」那傢伙无 耻的从被子里发出声音。
      我…我好想一把过去把他扯下来,但我凭什么?我刚刚不也粗鲁的舔弄过 她的胸部,而且也都没顾虑她的意愿,就把她的内裤脱下来了。人家阿堂是她的 男朋友,而我…凭什么?
      「嗯~~」不小心失声叫出来,她赶紧摀住嘴巴。
      「咝~~咝~~~~」开始了!底下传来激烈的舔弄声,双腿被分的这么 开,小穴口应该都微微的张开了,丝毫没有办法抵抗对方舌根直接地舔弄吧?也 许他的舌尖,现在都已经挤进她湿滑的小穴里了。
      「嗯……嗯……嗯…」尽管摀着嘴巴,但她鼻腔仍然不断泄出呻吟,这样 的刺激对於少经人事的她来讲一定太强烈了,她怎么能受的了?
      「啧、 啧、 啧、…」舌头舔弄声才稍停,马上就被口腔吸允的声响取 代。她的身体又开始跟着那个吸允的声音,一震一震的在抖动,被他撑开的脚丫 子,随着震动慢慢从棉被底下露了出来,我看到她那脚丫子上的五趾,都已经痉 挛似的紧紧缩在一起了。
      「…啧、啧、啧、啵!」最后大力一吸,他松开口说:「宝贝,你下面真 的好湿喔。上面要不要啊?舔舔看你最喜欢的上面好不好?嗯?」
      「不要…不可以……啊! 嗯~~嗯~~~」一向不太发出声音的暐榕, 终於也经不住这样的刺激,情不自禁地开始放声叫出。我想他应该是在…舔女孩 子最敏感的阴蒂。
      「哇塞,真的有用欸,反应这么大!」他停下来讲话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