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海的女人和故事- 第六章:情人--欣的回归

乱伦小说   2021-07-23   加入收藏夹

  和欣激情过後,欣换了一个人一样,对我异常冰冷,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办公室碰到我,甚至正眼都不看我一眼,工作交接,也纯工作交接,没有一句废话,没有一个眼神,更不要提有什麽暗示了。

  甚至一次在办公室,我趁无人的时候,和她拉拉手,她一下就甩开,恶狠狠瞪我一眼,那种眼神,是决绝,绝对没有一丝的爱恋。

  更要命的是,我发现,自己疯狂的爱上了欣,对这种决绝的态度,我备受折磨,甚至和曼曼做爱的时候,我脑子都是那晚上的情景,而这样我又觉得对不起曼曼,深深的自责,所以,做爱的时候,有几次,鸡巴竟然软了下来,好在曼曼没心没肺,乐在其中,被我谎话骗了过去,但更让我感觉到,我对欣,是发自肺腑的爱,对曼曼,更多的是因为破了她处女身的责任。我纠结了……

  一个多月了,我强迫自己忘记那天的事情,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一天,我看到欣带着墨镜上班,开始我没意识到什麽,後来听到下面的人讨论,说欣好像和老公吵架,眼睛都被打青了,我的心剧烈的疼,第一,我不愿意听说她有老公,虽然我猜她应该有老公,第二,就是她如果真的被打伤,我会杀了那个男人。

  我问销售要了本月的一些财务报表,写了个字条,然後去了财务室,找她签字,进门,她侧脸对着门,看到我来,显然有点慌乱,低头打电脑。

  我把档给她,「麻烦签下字!」她甚至看都没看什麽档,就签字了,我说,「後面还有!」

  她翻开,停住了,因为那里有我给她的字条:「可以远远爱你,却不能允许别人伤害你,爱你,心很疼!」

  她眼泪滴在了档上,然後迅速签字,把纸条一把抓起来,使劲撕碎,撕碎,最後趴在桌子上,说:「还不走!」

  我看到了她右眼眼眶,有块淤青,虽然被长发挡住了。我想说什麽,但男人的自尊,让我无法再在这办公室呆着,我一狠心,拿着文件走了出去……

  一天,我脑子都乱,啥也不做,啥也做不了……

  晚上8点多,我去器械室看训练,路过欣办公室门口,看到欣在发呆,我敲了敲门,欣看我进来,这是一个多月来,第一次,她正眼看我。

  我走进门,她手比划了一下,说:「晚上有空麽?请你夜宵。」

  太突然,我愣住了,看着她,她整看着我,长发挡住脸的两颊,眼里泪珠滚动,NND,谁让我的欣如此伤心,我冲上去,抱住了她,她把我推开:「别,晚上吃饭再说!」然後迅速写了个便签给我,上面是一家俬房菜,「晚上10点,一起去吃饭。」

  如约来到私房菜,她已经在了,菜都点好了,我们都很沉默,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没说话,连进来上菜的小妹,都很诧异,不敢笑了。

  吃完饭,她示意我开车,然後我们过南浦大桥,到了浦东一个假日酒店,她熟练的把车开进地库,直接拉我上了12楼,打开1204的门。

  一关门,她包和钥匙一扔,直接蹲下解开我的腰带,拉下裤子到脚踝,内裤扯到膝盖,一口就把整个鸡巴含进了嘴里,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声音,我则惊愕的看着这女人,不知道她脑子在想什麽。

  我即开心,又不开心,即难过,又兴奋,鸡巴在她嘴里,迅速的肿胀起来,很快就直接成了高射炮,她则顺着鸡巴从龟头一直舔到睾丸,然後把睾丸吸进嘴里吮吸,发出「呲呲」的声音,一个一个舔,吮吸,然後再顺着睾丸回到鸡巴,上下左右全舔……

  我把她从地上一把抓起来,举起来,看着她,她扭头,不想让我看到那眼眶的伤,我生气了,拖拉着裤子,把她举到床边,然後一把就扔到了床上,浅灰色的短裙包裹着两条大腿,白色的休闲西服里面,是一件粉色的针织毛线衣,大腿穿着肉色的长筒丝袜,脚蹬一双罗马式花纹的深红色马靴。

  我挺着鸡巴,抓着她的脚踝,一下把腿扯开,靴子一手一只扔掉,短裙往腰间一撸,里面的小内裤在连裤袜里面,清晰可见,我忽然看到床头柜上,有把小水果刀,我起身把裤子脱掉,一步迈过去,拿起水果刀,扯起连裤袜的裆部,一刀就割开,撕烂,然後又把那白色的小内裤直接抓起来,一刀割断,一个粉嫩的小穴,呈现在面前。

  她一直静静的躺着,看着我,两眼说不上是什麽,当我割破她的内裤的时候,看到有一行泪从眼角滑下,我抓着鸡巴到小穴口,停住了!

  「怎麽了,不想我进去?」我问,她摇摇头!「那是觉得我欺负你了?」我问,她还是摇摇头,「我靠,到底怎麽了啊,啥事啊,从吃饭到现在,一句话不说,从耶诞节到现在,你都不看我一眼,现在拉我到这里,又哭,到底你想我干啥,你喜欢我?爱我?或者讨厌我?故意玩我!」

  我发火了。做到床边,抓起裤子,穿上,准备走人!

  她从床上跳起来,钻过我的腋窝,溜进我怀里,叉腿坐在我的大腿上,鸡巴正顶着她的浪穴,她手扶正,一屁股就坐了进去,「我爱你,贝!」

  她开始在我身上动,我的裤子还在膝盖的位置,她上手抱着我的脖子,脚上缠着破了的连裤袜,阴道吸纳着我的鸡巴,屁股疯狂的动了起来,嘴里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身体後仰,手撑着後面,看着这个在我身上疯狂吸纳的美女,我感觉我被愚弄了,我是什麽,是个鸭?假鸡巴?面首?男宠?我的自尊让我怒火中烧,我直接把她抓起来,扔到床上,「对不起,我做不来!」

  我站起来把裤子提上,紮好腰带,捡起地上的内裤,塞进口袋,就往外走。

  她忽然从床上跳起来,一下从後面抱住我的腰,头贴在我背上,放声大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贝,对不起,我想你,我想你,可我是个自私的女人,对不起,对不起,随不起……」

  她的哭声让我眼泪也要夺眶而出,我能感受到那里面的委屈和无奈,「你还是想好再说吧,这样的爱,我做不来!」我还是要往外走,她抱的更紧了,哭的更厉害,让人心疼,让人心碎。

  我转身,抱住她,捧起她的脸,使劲的亲她,舔乾她的泪水,然後帮她过去衣服,从上到下,这时候,我看到她小腹上,有一道横着的刀疤,我知道,那是她为一个男人留下的,现在,都不重要了,我亲吻着她,吻遍她身上每一寸肌肤。

  她也帮我去除了全身的衣服,舔着我的脖子,挑逗着我的乳头,因为刺激,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看看我:「冷麽,我去开大点空调!」

  还没等我说,她跳到床上,跪着爬过去,拿床头柜里的空调板,小屁股正对着我,那缝隙里,波光粼粼,水已经流满了,我忍不住,直接跳上床,鸡巴一下插入了那小翘臀,她「啊」的一声,好销魂。

  她跪在床上,屁股高跷,正适合我鸡巴的插入,每一次,都很深入,进去出来,都带着那一圈粉嫩的肉进出,她的菊花颜色也是粉红的,很可爱,屁股和腰,形成完美的弧线。

  我马步紮好,抓着屁股,使劲的抽插着,她在我胯下呻吟着,「好坏,贝,我开空调,别闹了,贝,还坏……」,手伸到床头柜,拉开抽屉,去摸空调板,我又是一阵狂插,她一手扶着床,一手抓着床头柜,「……贝,……贝……好爽……好爽……你讨厌……对,对……就那里,……贝,贝……」她屁股迎合着使劲往後推,我看到鸡巴出来的时候,上面有了一些白白的黏黏的东西,感到阴道里面忽然很热,她竟然几分钟,就来了……

  她趴在床上,屁股翘着,我鸡巴仍然插在里面,她痴痴的笑,这时候,才拿出空调板,调高,然後翻身,让我躺下,她则直接跨我肚子上,伸手又把鸡巴引进阴道,自己开始动起来!

  我手扶着她的腰,拇指无意间,摸到那道疤……

  「疼麽?」我问,她低头看,不动了,然後爬我身上,在我耳边说:「不疼,傻子!」屁股继续动着,鸡巴依然抽插着……

  「我心疼!」我说,她臀部开始使劲套弄鸡巴,呻吟,呼吸越来越重!

  「我心疼你」,我使劲挺动着鸡巴,直接把她抬了起来,鸡巴插入阴道,她臀部和我大腿,我的睾丸打到她阴部的声音,混为一场美妙的交响乐。

  「我知道……贝……我知道……给我……给我……给我……我要你,给我……」欣有点歇斯底里的叫着。

  我把她一下翻过来,我在上,她在下,我把她的腿交叉,左手抓住她两只脚踝,右手抓着她的奶子,鸡巴开始使劲挺动。

  「肏我,贝……肏我……肏我……贝……肏我……」欣手抓着床单,拚命的喊着。

  「叫我老公,宝贝……叫我老公……让我肏你!」我充满了占有慾,欣忽然睁开了眼,看着我,然後示意我把她腿放下,两手搂住我的脖子,让我完全压在她的身上:「亲爱的贝,你如果早出现,我会是你的好妻子,对不起」

  「老公这词对你很重要?」我问。

  「从今天开始,我只叫你老公,贝,只叫你!」她捧起我的脸,看着我,然後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老公,肏我!」

  我彷佛一下按下了按钮,屁股迅速起落抽插,欣在我身下叫做一团,「老公,肏我,老公,亲我,老公,插烂我,老公,给我!」

  这一晚上,我们做了几次都忘记了,我射了3次,她高潮了10多次,床上的床单已经完全湿透,一直到凌晨6点多,我们才幸福的相拥而睡,我相信,她有好多话会对我说,但她在睡梦中,仍然迷迷糊糊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但也会笑,笑的很甜美……

  手机改成了静音,造成九点多起来看的时候,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其中大部分都是曼曼的,还有同事和老乡的,估计曼曼找我不到,就问他们,他们就给我电话了。

  欣起来,光着身子,抱住我,「老公,睡得好麽?」

  我亲了她额头一下,把她揽到怀里,她却一头扎进我裆部,又开始吸允我的鸡巴:「它好厉害,我以前一个月也没能有这麽一次过瘾」,她痴痴的笑,笑起来特别的甜美。

  手机又闪了,曼曼来电,「我该怎麽和她说」,我看着欣问道。

  欣跨坐到我腿上,额头顶着额头,「宝贝,我只是你的影子,好好过你的生活,就当我是上帝的一份礼物给你!」然後,她拿起我的手机,按了接听键,放到了我的耳边。

  「你死人,死到哪里去了……」曼曼在那头大声的问道,声音带着哭腔……